083 喝酒容易乱……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睡梦之中她感觉到了温暖的气息,不知道是谁,也不知道是从哪里传递而来的暖意,让她忍不住想多睡一会,满足的睡个饱。
  花子炫看到她唇边露出的笑容感觉心底某一处也融化了一点,他知道她是孤单的人,某个角度来说,他们可是天涯同路人呢!
  如今,女皇赐婚,皇甫景皓是她曾经追了多年的男人,如今她可高兴?
  他不确定,因为他也不敢肯定她是不是真的放下了皇甫景皓。喜欢一个人那么多年,可以说放就放么?他很惆怅,呆呆的坐在睡椅边良久,看着暮色降临,手心握着的那只手终于动了动。
  晨夕睁开眼疲倦的动了动,忽然发现自己的手好像拉着什么东西了,偏头一看,愣了:“你怎么来了?”
  花子炫眨眨眼唉声叹气:“瞧公主这是什么话啊,我不是给你办好了事情就赶回来看看你嘛,在天都可是传遍了你要娶皇甫景皓为侧夫的消息呢!”
  她今日才收到圣旨,天都就传遍了?晨夕眸光顿冷,女皇她们是不是太着急了一些,真怀疑她到底是不是她的女儿。松开手坐起来,看着他坐地上忍不住打趣道:“怎么,出趟门办事这么累?”
  “当然不是,不过公主你抓着我的手,我只有委屈一下自己咯!”花子炫的目光瞄向她那刚刚松开的手,眼神还带着那么一点暧昧。
  晨夕白了他一眼,“柳斐然的人呢,也安排好了?”
  “差不多了。不过,你这次可是下了不少本呢。有必要那样吗?”他们两人的手下几乎打发了一般去办她交代的第一个任务,在他们看来,实在是有些大材小用了。
  晨夕也不解释,只是自信的说道:“到时候就有用处了。”
  花子炫摇摇头,也不多问了,不过他想到了北堂君莲,脸色的表情也严肃了一些,“公主,北堂君莲已经知道水烟那女人的事情了。他说一切由你处置就好。”
  “我知道他会这么说,所以才由着静泽安排的人回报她。”
  静泽?花子炫嗤笑一声。脸上有了不屑,“公主似乎还忘不了大公子呢,如果真舍不得找回来就好,反正在夏国,男人偷腥也不算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花子炫,你可以叫我名字。”
  啊?
  花子炫闻言呆愣了半响,怎么转到这个话题了?
  “你可以叫我名字,不用喊公主。 天天听着人喊我公主。我觉得生活很枯燥……”
  花子炫看着她那惆怅的目光目光柔和了一些,“晨夕?”
  “嗯,以后就一直这样喊吧。人前人后都可以。”
  “只怕有人要嫉妒我了。”花子炫说着这话,实际上却没有一点担忧之色。
  晨夕看着他那俊美的面容,虽然他的眼中依旧夹着戾气,可是却让她不反感,即使他下毒害过她,可是她也没有怪他。
  也许,是因为他只是收钱办事,不属于背叛他的一类人吧!
  看着一湖无波的水,她的心有了倦怠,忽地拍拍睡椅:“坐我身边陪陪我吧!”
  花子炫也不忌讳大咧咧的坐在她的身边,“晨夕,赐婚你不高兴吗?”
  晨夕笑笑,轻轻的靠在他的肩膀上,幽幽道:“高兴不高兴那都不重要,现在我累了,借你的肩膀我靠靠吧!”
  暗香袭来,花子炫感觉到了一股悸动,她说累了,她累了?
  “放心,就靠一会儿。”
  唉,晨夕轻轻的一声叹息划过他的心湖,勾起一排的波澜,慢慢的散播开来。让他忍不住伸手搂住了她的肩膀,轻轻的拍着,远远看去就像是一对恋人在温情相依一般。
  这一幕正好被买醉鸭回来的萧冰看到,嘴角不由勾起一抹嘲讽:她身边永远不缺男人,就算她变得聪明了,可是,对男人她还是一样。
  这一刻,萧冰已忘记了他眼中的赤阳公主已经很久没有招人侍寝了,当然,他对三公子侍寝的内幕也不是很清楚。
  所以他冷冷的提着东西走到晨夕身后,“公主,你要的醉鸭。”
  他把醉鸭塞到了晨夕的手中,毫不客气。
  晨夕接过油纸包,闻到醉鸭的香味就露出了笑容,“味道不错,还热着呢,辛苦你了。”
  “公主还有吩咐么?”萧冰硬邦邦的问道。
  晨夕今日已经是身心倦怠了,就算听出了别人的不满她也不会理会了,所以对于萧冰美男的冷然她也无视了,“没有了,你下去吧!”
  她从来无意把谁当做下人对待,可是如果谁要踩到她头上撒气或者把她当做好欺负的人,那抱歉,她没有那么圣母。
  “子炫,能不能带我到一个可以放心说话的地方?”
  “好。”花子炫拉着她到了马棚去拉了一匹马上马之后,离开了公主府。
  两人共骑一匹,纵马狂奔,一直出了曦城城门去,来到一处一望无际的草地上,花子炫才勒马停下,“晨夕,此处可好?”
  一眼望去都是绿油油的草地,百米之内有人出现的话都可以看得到,倒不怕有人隐蔽偷听了。
  “你怎么发现这好地方的?”一大片的草地,làng费了很可惜呢,晨夕不由想起荒地利用的那个计划来,这种地方也可以利用吧!
  牧马,养羊什么的都适合呢!
  花子炫抱着她下马之后就让马儿自己吃草去了,他们坐在草地上,晨夕又拿出醉鸭两人惬意的吃起来美味来。
  “晨夕,你为何要让萧冰不悦?”
  “他并没有想过我的心情怎么样,我又为何要去考虑他的心情?这个世上我只对对我好的人好。”
  还真是斤斤计较的女人呢,不过,他喜欢!他从来就不认为有什么人是真正的大善人,对别人好肯定是有理由的。
  看着身边的她大口的吃着肉,偶尔喝口小酒,他觉得很真实,公主又怎么了,公主还不是一个凡人?
  吃喝了一阵子晨夕的脸色渐渐的泛红了,似乎有些醉意,花子炫不可置信的看着她:“晨夕,喝果子酒你都能够醉?真是……太娇弱了!”
  “酒不醉人人自醉而已,花子炫,我跟你说吧,我谁都不喜欢了,皇甫景皓不喜欢,萧冰不喜欢,诸葛静泽也是一样……他们心中都没有我,我为何要喜欢他们?傻子才去喜欢不爱自己的人呢!”
  “嗯,不喜欢就算了,娶了放在家里也没差,反正你后院的男人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也不少。”
  “嘻嘻,花子炫,我跟你说吧,我也很讨厌女皇的,从来都不关心自己的女儿过得好不好,就想着防备自己女儿手中的十万精兵……嗝……如果她们不要那么jiān险,十万精兵给谁又有什么关系,可是,我讨厌她们的做作和欺骗……嗝……
  讨厌她们!我讨厌他们……公主府的下人把皇甫景皓当做主子,呵呵,没事,我全部打发了,重新招过新人,看看谁还自以为是的……”
  花子炫捏捏她的脸蛋,“好好,不喜欢他们,都打发了!”
  谁知道晨夕却忽然躺下去了,还在草地上滚了一下,滚了几圈之后趴在草地上嘟着嘴看着他:“嘻嘻,花子炫,你脸蛋不错哦,要是跟着我回家一定可以当明星,当——偶像……”
  花子炫根本不懂她说的新鲜词,不过他已经肯定她醉了,要是被别人看到这赤阳公主此刻的模样一定会大开眼界的。堂堂的公主居然跟孩子一样滚地了,唉!
  认命的走过去想要拉起她来,可她却再次滚走了,还得意的冲着他做鬼脸,“想抓我,没门!”
  “晨夕,乖,要回家了!”
  “家?”晨夕迷蒙的眸子望着他,“我在这里还有家么?”说着又摇摇头,自言自语道:“没有,在这个世界我没有家……也没有亲人,我是孤魂,嘻嘻,一个人。”
  “晨夕——”
  花子炫忽然身影一闪,她这个笨女人,没有看到这是草地有点斜坡么,这样滚下去不知道摔哪去撞石头了!
  晨夕被他拦住忍不住嘟嘟嘴,仰望着蹲着的他,“花子炫,你的头怎么变成了两个呢?”
  该死的女人,酒品真差,以后都不让她喝酒了!
  晨夕这个时候却伸手开始揉虐他的脸蛋了,一边mō一边嘻嘻的笑道:“花子炫,你皮肤不错哦!长得也好看,来,给姐亲一个……”
  轰然一声,花子炫的脸僵住了!
  这女人居然如此——
  如此不害羞的说这样的大胆的话,真是……唉!
  晨夕不满的伸手拉着他的衣襟,让他低下头然后凑上前轻轻的吻了他的唇,还恶作剧的深处香舌舔了舔,本来唇碰上唇已经电到花子炫了,她还不怕死的舔——
  花子炫这一刻再也不想做君子了,狠狠的压着她吻下去,“唔——”
  越吻他就越是不想放开,不管发生什么,都是这个女人自找的!
  她主动勾引的,不能怪他!
  忽地,晨夕逃过了他的压制,反而抱着他滚下去了,两人抱在一起顺着草坡滚下去,草地上充斥着晨夕得意的笑声,笑得那么单纯又那么的得意和猖狂。
  花子炫护着她的头一阵懊恼,这个女人酒品实在是太差太差了!(未完待续)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