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5 生死与共?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花子炫暗自诅咒了一声,拉着晨夕飞快的往前方的密林处奔走,来了那么多杀手,先避开是最好的选择。百度搜索
  夜枭也紧跟在后面断后,三人闪入树林,皇甫景皓虚晃几招逼退了绿衣人也追过去,这帮人的目标很显然就是公主,无论如何不能让公主出事。
  皇甫景皓边走边杀,对方的实力让他都感到惊讶,十几个骑马的人似乎都是武林高手,到底是谁派出来的?
  花子炫拉着晨夕跑路速度慢了许多,毕竟晨夕是没有武功的,不可能跟得上他的脚步。
  因此他们虽然进入了密林,可一样很快被人围上了,看着花子炫和夜枭在拼死格斗,晨夕微微侧目,夜枭的武功居然那么好,与在丰城的痞子模样截然相反,如今她也可以完全肯定夜枭之前是伪装的了,不过为什么伪装就不知道了。
  花子炫一人拦住了四人,夜枭拦住了三人,皇甫景皓追来拦住了五人,果然皇甫景皓是武功是最好的,就如北堂连云所说,如果皇甫景皓是对她忠心耿耿的人就好多了。
  皇甫景皓看了晨夕一眼,见她竟然呆呆的站在不远处,也不知道跑,心中气得不行,“公主,你还看什么!”跑啊!
  晨夕无奈的耸耸肩,“抱歉,我走不动了。”
  来人之中余下的五人冲着她围过来,目露凶光,在他们眼里晨夕已经是一个死人了,如果不是听说她会用毒,他们早就冲过去了。“宫晨夕。明年的今日就是你的忌日!”
  “哦,是么。那也不错,可惜,这句话可能要送还给你们啦!早前就有人对我说过这句话,可是无一例外,他们都死了,而我还活着。”晨夕慢的说着,甚至扫了扫身边的树干,倚靠着树干嘴角含笑的看着他们。
  越是这样那五人也越加不敢轻举妄动,他们坚信世上没有人不怕死的。面对死亡如此镇定最大的可能就是她xiōng有成竹,根本不畏惧他们。
  可是。怎么看她就是一个弱女子!
  也许,情报里说的用毒神奇根本就是谬言,五人互相看了一眼,决定一起冲过去,每人给晨夕致命的一击,可就在他们相视的那一瞬间,晨夕举起袖子擦了擦额头的汗水,然后。砰砰砰砰砰——
  五个蒙面人直挺挺的倒下去了。七窍流血而死,那血都是黑色的。
  其余那些围杀皇甫景皓三人的蒙面人都变了脸色,心慌意乱之下不消片刻就被皇甫景皓他们给收拾了。
  扫了一眼地上狼藉的血迹。死不瞑目的尸体,晨夕拂了拂那飘扬的红发,转身离去,“杀手,就是随时要做好死去的准备。”
  “公主,”皇甫景皓出声喊住她,“公主,如今还是回公主府,免得再生事端。”
  “不,前面有一个瀑布,我想去看看。”晨夕说着也不管他们就朝林子深处走去,她听到水声了。
  她喜欢干净的水,天然的水资源,那是她最好的解药。
  皇甫景皓三人跟在她身后,穿过林子之后,来到了半山,果然看到了一个飞流直下的瀑布,白色的水花溅起形成美丽的风景线。
  晨夕蹲下身伸手接了一下那凉凉的水,很干净。
  微风吹过,水气迎面而来,凉意直透心扉。
  这瀑布是分段的,这厢从高高的山上倾泻下来,这边又马上留到另外一个崖壁下,形成了另外一道瀑布,仔细听听水声,就知道下面有一个深潭,高度应该有上千米吧!
  很漂亮的地方,晨夕洗洗手,回头笑看着皇甫景皓,“你听到了什么动静没有?”
  皇甫景皓脸色萧然,苦笑:“公主何必一而再再而三的以身试险来试探我的忠心?”
  晨夕不说他也听到了,纵然有水声影响,他还是听到了,也感觉到了一股强大的杀气靠近他们。一股比刚才更大是杀意,对手是谁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以他们三个的身手是绝对无法护主赤阳公主的,除非公主自己动手。
  花子炫显然也听到了,脸色一变,盯着晨夕懊恼道:“晨夕,你想做一个疯子吗?”
  “不知道,我只是觉得太乏味了。”
  话音刚落,一道密集的暗器就朝他们射来了,皇甫景皓三人用剑光织成了一道光网阻挡了暗器的进攻。
  晨夕就站在水边,手依旧在水里玩弄着水花,她想去过过平静简单的懒人生活,不如就趁此机会?
  在她思量的时候皇甫景皓他们已经被十几个人围攻起来,每个人面对着十几个的此刻,清一色的蒙面人。
  晨夕站在飞流边,冷冷的看着这一切,倒下的人流出的血染红了浅滩的水花。
  看着花子炫和夜枭都受了伤,她收回自己的手,闭上眼睛叹息了一声,就这样去玩玩吧!
  掬了一把水晨夕惋惜的看了那些人一眼,手指飞扬,水珠四射,但凡沾了水珠的人都是瞬间倒下,不能动弹,冷酷的形势就这样再一次逆转。
  晨夕看着他们前面不远处的密林,那里还有人守着呢,“景皓,你过来。”
  皇甫景皓提着还滴着血滴的长剑走前来,神色很复杂,“公主,”
  晨夕伸手抓住了他的手腕,指甲刺破了他的肌肤,“景皓,我想去玩一段日子,余下的时间你好好招待长公主和女皇,我想让她们都常常背叛和得不到想要的东西……反正我体味过的都让她们好好品味一下。”
  “公主——”
  “别说话,听我吩咐就好。你无从选择,我已经在你的体内下毒了,如果你不照做,一年之后你就是死路一条。”
  皇甫景皓面无表情的看着她,知道此时此刻,他才真正的懂了,她的心中,她的眼中是真的没有他的存在了。
  毒素?在她指甲刺入他的手腕就开始蔓延了吧,他真是不能不说这么多年他都没有看头自己的公主。
  “晨夕,小心——”花子炫忽然紧张的大喊,身影也扑过去想阻拦那些如毛发般大小的银针。
  晨夕看着迎面扑来的银针,都黑乎乎的闪亮,有毒!
  皇甫景皓毫不犹豫的把她拉到了身后巨剑阻挡,“公主,不管如何,我从来没有想要害你!”
  银针眼看着就要射入皇甫景皓的身体,晨夕忽地一拉,身子往后倾倒,蓝眸一瞬间变为红色,一股漫天的红光朝暗器射来的方向回射过去。
  密林里传来惨叫声,而晨夕也倒下了瀑布之中,坠落之前她使劲的推了推皇甫景皓,把他推到一边去,自己一人落下深潭……
  “公主——”
  皇甫景皓几乎是在醒悟的第一刻就冲出去,毫不犹豫的追着晨夕跳下去,伸手要拉住她。
  两人落深渊不过是一瞬间的事情,花子炫根本来不及反应,等他回神之后拍在阶梯瀑布上只看到两个影子直线下落,“晨夕——”
  晨夕看到皇甫景皓发疯了跳下来,遗憾的叹口气,却随即高声喊道:“子炫,帮我看着曦城,暗杀我的人是长公主请来的!”
  “晨夕——”花子炫呆呆的拍在水中,任由上流的瀑布流下的水打在他的身上,弄湿了衣服,他不动,为什么要选择这样的路。
  乏味,日子很乏味么?
  夜枭却是皱着眉看着那两个影子交缠在了一起,他看到了,皇甫公子还是拉着了公主,而且抱着她坠落,这一刻,他冒出一个念头,皇甫公子是深爱着公主的!
  以死明志,时间有多少男儿愿意为了一个女人去死?
  “花公子,我们回去吧!”
  花子炫失落的坐在瀑布旁边,下面的瀑布很急,很深,根本看不到底,这双层的瀑布真是让人放不下,晨夕既然为了皇甫景皓而死——不,她不会死。
  下面是水,他们肯定不会死的。
  “花公子?”
  花子炫站起来,看了平静想夜枭一眼,“你为什么不惊慌?”
  夜枭耸耸肩:“因为我知道公主不会死,皇甫公子也不会死,他们只是消失一阵子而已。你没有听公主说最近日子比较乏味么?她想出去玩玩,玩够了就会回来,曦城自然是要靠你和四公子好好经营了。”
  花子炫深深的看了夜枭好一会,良久才拍拍他的肩膀,“呵,你很好!”
  “花公子何必懊恼,皇甫公子可以第一时间追随公主,那是因为他跟着公主太久了,不管外界如何议论,我相信最了解公主的人一定是他;而你跟着公主时间尚短,了解不深,没有跟着跳下去是感情不够深的证明。”
  花子炫好笑了,“你是说皇甫景皓很喜欢赤阳公主?”
  “在我看来是的。”
  花子炫扯了扯嘴角,原来不同的人看同一个人,竟然能够得到截然相反的答案。
  “花公子,回去吧,顺便把长公主请了上百个江湖高手刺杀赤阳公主的事情散发出不去,让天下人都来议论议论。至于接下来的事情,十万精兵自然不缺少忠心的人为赤阳公主讨公道。”
  花子炫心中的阴霾忽然赛开了,对啊,夜枭都如此坚信晨夕不会死,那么,他也该相信,那女人才不会因为毒而死,她只是贪玩了。
  可是,她无疑是一个疯子,他今生遇到的第一大疯公主,好好的公主不做,偏偏要去装死!(未完待续)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