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7 调教?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皇甫景皓担忧的伸手要去拉晨夕却被灰衣老头给一镰刀砸开了,虽然是刀背,却虎虎生威,内力修为显然在他之上。
  “小子,不要打扰了我家老太婆的兴趣,她不会杀丫头的。”
  紫衣老婆子抓着晨夕就从头到尾打量了一番,啧啧赞道:“苗子不错,长得有特色,我喜欢!”
  被人当做物品一样欣赏晨夕感觉很不爽,可这老太婆抓得很紧,她根本挣不开。
  好半响那紫衣婆子才放开手满意的目光转向皇甫景皓,目光瞥见他腰间的一物神色闪了闪,身影一动,飘到皇甫景皓的身边,再仔细打量了一番却是皱了皱眉,有些嫌弃的说道:“这小子一看就知道心眼多的,不配女娃!”
  晨夕听了这话乐了,这句话她爱听!
  可紫衣婆子接下来的话又让她黑脸了,“不过嘛,调教一番应该还行。丫头,你放行吧,在我这里呆上一年半载的,我保证给你调教出一个完美夫君。”
  晨夕mōmō额头,很是体贴的说道:“婆婆,你别费心了,我已经有了不少夫君了,他不配就不要了。”
  “不行,我看着放弃了可惜,你们住下来,一年,不,半年够了!”
  唉!这世上有千万种人,不管遇到什么样的都不要太奇怪了。晨夕看了皇甫景皓一眼发现他在皱眉,显然是不想困在这个山谷太久,“婆婆,我留下来需要做什么?”
  老太婆一听她愿意留下就眉开眼笑了:“你不需要做什么。只要他听我差遣就好了。”
  “那行,我们就留下陪陪你们。算是尊老爱幼。”
  “真的?”
  晨夕冲着皇甫景皓得意的笑了笑:“真的,不过先说好,虽然要留下,可是自由不能限制我们哦,偶尔我们想出去买点什么婆婆不能不让我们出去。”
  “行。”
  就这样,皇甫景皓就诶硬拉着留下这无名谷之中了。
  其实晨夕自然不会单纯的相信老太婆想培养皇甫景皓就什么侧夫啦,他们两个老人的眼中都流露了精光,那是一种看到天才的精光,看他们行动如风应该是想找一个衣钵传人吧!
  也许皇甫景皓的强大对她没有好处。不过,把他与世隔绝半年她却是乐意的。至少这能够让长公主着急吧!
  他们就被二老安排在旁边的小木屋里,这山谷总共也就是五间小木屋,一个厨房,三个房间,一个仓库。
  房间里的家具都是石头切成的,看那整齐光滑的模样,该是用利刃切的,再根据这几日的观察。可以确定是老爷爷用内力切成的。
  老爷爷只要伸手一劈。一座小假山都能够分成几份,功力比皇甫景皓厉害多了,前些日子晨夕以为皇甫景皓就是高手了。这会才知道什么叫做真正的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丫头,今儿个做什么菜啊?”老爷子笑眯眯的跟着她身后打下手,第一天吃老婆婆的菜,晨夕皱眉了,实在是没什么美味可言,就纯碎是煮熟了的东西。
  第二天老爷子做菜,不是盐巴少了就是油量控制不好,于是第三日晨夕亲自下厨了,虽然她不是大厨,不过好歹能够做出一些家常美味来。
  吃过一餐之后,老爷子就乐哈哈的了常常追问今日吃什么,想做什么菜,如果需要野味他立马就去山上抓。
  皇甫景皓每日就被两个老人轮流教导,传授剑法、刀法,甚至还传了一套内功心法……反正瞧着就是十八般武艺都想一股脑传给皇甫景皓了。
  晨夕看了几日无趣至于跟着学了学内力和轻功,不管如何,跑步是很好的,而内力吗,学好了以后运用毒素会更加方便。
  “老爷爷,今日吃酸菜鱼吧!你给我准备大鱼,然后切片,切薄一点好,别的我自己搞定了。”
  “好咧,丫头自己倒菜园摘菜小心一点啊!”
  “嗯。”
  晨夕提起菜篮子迈着轻快的步子走到木屋不远处的菜园里,两个老人自己在溪边弄了一大块菜园,围了篱笆,好些日常的蔬菜都有。
  看他们种菜的能力不差,可是为什么煮菜不好吃?或者他们就是故意的让自己动手?晨夕觉得这个可能性很大,她就不信他们俩天天闲着没事还不学着做好吃一点。
  弯下身子熟练的摘菜,这全天然的青菜可是很不错的,至少现代就很难得,什么都有毒,吃什么都不放心啊!
  在木屋前的空地练功的皇甫景皓无意之间看到晨夕熟练的摘菜,仿佛她已经摘过无数次青菜,动作是那么自然,表情也是那么愉快……
  这个人如果不是一模一样的容貌,他真怀疑他看到的人根本就不是赤阳公主了。
  真正的赤阳公主怎么会如此……可是,她不是真的,真正的公主又去了哪里?
  明明她就是真的,可是为什么却完全变了一个人?
  “小子,别看了,用心练功吧!”老婆婆一片树叶刷的飞过来,犹如暗箭一般划破了皇甫景皓肩膀的衣服,
  摘花飞叶伤人,皇甫景皓心中一惊,赶紧回神接着练功。
  “小子,你是涯女国皇甫家族的人吧!”
  “是的。”
  “你奶奶叫什么名字?”
  “我奶奶全名是柳如兰。”
  老婆婆呵呵一笑,“果然是她,小子,你的玉佩给回你吧!”
  皇甫景皓愕然的看着她,这玉佩他刚醒来的时候没有注意,后来发现的时候还因为在落水的时候掉了呢,想不到被她拿走了。
  “小子,难道你真以为我们是随随便便就留人的?如果不是看到你的玉佩,我才懒得管你们是死是活呢!”
  皇甫景皓心中惊讶。面色却尽量保持平静,这几日晚上他都有试着偷偷走出去的。可是每一次都被困在莫名其妙的阵法里,不得脱身。这才安安静静的跟着他们学武,想不到却是自家*熟人,真是不幸之中的大幸。对老婆婆也愈发的恭敬了,“晚辈不知,还请前辈赐教。”
  “你也不必多问了,反正我当年受过你*一次恩惠,这次权当还了她,我的名字你也不必多问。只要知道我对你无恶意就是。”
  “是,景皓明白了。”
  “小子。我们也不想收徒,你以后继续喊前辈就是。”
  “好。”
  老婆婆看了他一眼,惋惜道:“那女娃却是一个好的,能干,嘴儿也甜,如果是我的孙女就好咯!”
  额!
  公主嘴甜?皇甫景皓黑了脸,公主对他从来没有……不,以前有的。失忆之后就没有。
  “怎么。小子看上人家了?”
  皇甫景皓淡淡一笑,有些自嘲道:“我的心意怎么样不重要,重要的是她的心中已经没有我了。”
  老婆子一听笑了。敢情女娃以前是对他有情,如今不知道怎么的不喜欢他了,“她真是赤阳公主?”
  “是的。”
  老婆婆看着晨夕不紧不慢的忙着有些惆怅:“她这模样与先皇倒是有几分相似,只可惜,好人不长命……”
  她还认识先皇?皇甫景皓心中很是诧异,他陪伴先皇的时间也不算很少,至少有几年吧,可是从来没有听说过先皇认识这样的江湖人啊?
  “想当年,我们几个姐妹一起学做农家女,你知道做得最好的是哪个吗?”
  皇甫景皓想了想,“应该是先皇吧!”
  “是啊,明明是最尊贵的人,可却做得做人真,也最谦虚,当然也做得最好。那个人,就算生为农家女,也无人可以掩盖她的光华……”老婆婆说起往事一脸痴迷,似乎想到了自己的最好的朋友。
  晨夕摘了菜在溪边清洗,无意抬头看过来,见这一老一少都看着自己这边,很自然的笑笑打个招呼:“婆婆,练习了半上午不如休息一下,差不多就是要吃午饭了呢!”
  “好,丫头辛苦了。”老婆婆心满意足的看着她。
  直到她的身影闪入厨房才收起来,“皇甫小子,我不管你心中有什么想法,不过,你学了我们的功夫之后,就要保护丫头的安危,如若你用我们的武功去保护别的女人,那么等我们两个老家伙出去了,就别管我们把你断手断脚了。”
  皇甫景皓刚刚因为自己奶奶认识眼前的老婆婆而有些安慰的心顿时又凉了,看样子,自家奶奶和先皇在他们眼中的地位也不同,连带子孙待遇也不同呢!
  晨夕在厨房里炒着菜,忽然发出了一声惊恐的尖叫,皇甫景皓立时奔过去,就见晨夕惊慌失措的跑出来撞到他身上。
  “公主,怎么了?”
  “蛇,蛇,瓦盆里有蛇啊!”晨夕抖着身子窝在皇甫景皓的怀中。
  老婆婆的身影早就闪进去了,一掌就把那想要溜走的花蛇给劈了,然后丢到火里烧了。
  皇甫景皓心中一软,这点倒是没有变,失忆之前她也是很怕蛇的。“公主,没事了,前辈已经处理了。”
  晨夕mōmō手臂,有些心惊,刚刚她想说拿瓦盆装菜,就看到一条蛇不知道何时爬上去了,吓得她六神无主……“那个,今日我不要吃那些菜了,说不定被蛇爬过……”
  老婆子无语,这菜园子里的菜,被一些蛇虫什么的爬过很正常啊,这样就不吃那什么都别吃好了。
  皇甫景皓拍拍她的肩膀安抚道:“那今日我们烤肉吃吧!我这就去山上抓一些野兔什么的回来,你先准备。”
  “嗯,好。”晨夕看了厨房一眼,她觉得心里有了阴影,不想再进这厨房了。(未完待续)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