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0 册立储君?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晨夕扶着老婆婆回到赵家之后,老婆子才低声跟她提醒道:“夕儿,那人不简单,身怀武艺。百度搜索 ”
  “是么?我倒没有看出来,奶奶你真厉害!”
  “丫头,你以后别太随意,这乡村虽然偏僻,可是毕竟我们才来,不熟悉这里人的底细,小心为上。”
  晨夕点点头,表示记住了。
  不过就是一个种植了腊梅林的男子,会有什么恶意么?
  当日下午,皇甫景皓他们载了一马车的东西回来,路上吸引了许多村人的目光,眼巴巴的看着那一马车的东西装进了赵大牛家。
  床铺换过新的,蚊帐也换过之后,晨夕感觉这屋里还算舒服了几分,一些茶具、衣服皇甫景皓也买了新的回来,甚至碗筷都买了新的。
  赵大婶看到家里许多东西焕然一新,整个人都喜气了,很不好意思的看着皇甫景皓道谢,“景公子,实在是让你破费了。”
  “是我们打扰了赵大婶才是,这些权当是谢意,日后还希望赵大婶多多照顾我家夫人。”
  “一定一定的。景公子真是会疼人的,景夫人嫁给你真是前辈子修来的福气哦!”赵大婶眉开眼笑的说道。
  晨夕听着他们说话只是淡淡的笑着,不答话,皇甫景皓对她来说是福是祸还难说呢!
  不过,晨夕倒发现赵小兰看向皇甫景皓的目光是热切了几分的,一开始她以为是错觉,不过多观察几次之后她就确定了。人家是热切的,还有些羞怯。
  难不成这丫头看上了皇甫景皓?唉。可惜咯,赵小兰在赵家村也算是一枝花吧,不过,离美人的距离还有点远,尤其是皇甫景皓这样的男人,估计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了。
  不过这是他的问题,她不会多嘴的。
  就这样一日又松松散散的过去了,入夜之后,晨夕和皇甫景皓依旧是同床异梦。不过在外人看来,他们却是很恩爱的一对夫妻。因为皇甫景皓对晨夕很体贴。而且是言听计从,只要晨夕想要的,想做的他几乎都不阻拦。
  这些被赵小兰看在眼里又羡慕了几分,如果她将来的夫君也如此她今生就满足了。在她看来,晨夕根本就是被养着的娇贵夫人,根本不用她下地干活,景公子就有钱养活她了,而且还是养得好好的。
  每日一早起来。景公子就和他爷爷一道上山。百度搜索 每次都会带一些猎物回来,自从他们来了之后,他们家的饭桌上就没有少过肉。
  这是以前想都不敢想的日子啊!
  所以。日子过得越久,赵小兰对皇甫景皓的崇拜就越多,羡慕也越多,情义也。
  这一切,晨夕看在眼里却不说半句,她每日还是悠闲的出去逛逛,偶尔跟着老婆婆学学轻功,练练内力,日子过得真是很逍遥。
  就这样逍遥的过了一个月之后,她开始觉得乏味了,于是让皇甫景皓请了村里的人帮忙盖了一个小院子,三房两厅的房子,按照她的理念布局,小院子里弄了几个花圃,她想种一些花花草草玩玩。
  当然,也买了一些菜籽,打算种一点纯天然的青菜。另外,还弄了一个果园。
  房子有人帮忙,帮个月就做好了,青砖蓝瓦,地面铺满了雨花石,各色各样的,显得很是雅致。
  村子里的人看红了眼,不过人家有一个有钱的夫君,他们没有,所以只能羡慕着。
  晨夕玩弄着花花草草,日子又充实起来了。
  这一日,她算算日子,他们已经消失足足三个月了,看着曦城的方向她有些好奇,不知道花子炫能不能搞定曦城的一切。
  女皇又会怎么样处理她失踪的事情,关于长公主的刺杀,女皇是选择相信还是选择掐断谣言?事实上,她不认为那些刺客是长公主派来的,不过她就是要让他们愁眉苦脸一番。
  “公主,时间是不是差不多了?”皇甫景皓站在她身后幽幽问道。他陪了她三个月了,实在是看不到她的一点担忧。
  难道她就那么相信北堂君莲和花子炫能够完美的善后吗?
  晨夕微微一笑:“什么时间差不多了?才三个月呢,爷爷奶奶他们说要你呆一年呢!”
  “公主!”皇甫景皓无声叹息着,难道她真的要放任一切?
  “有梅无雪不精神,有雪无梅俗了人。日暮诗成天又雪,与梅并作十分香。”晨夕低声了吟了一首诗,随即笑道:“景皓,女皇和长公主,少了任何一个都会显得无趣,所以,我觉得还是让她们好好的,母慈女孝,看看她们之间的温馨能够保持多久。”
  “公主?”
  晨夕笑对着他,很坦然,“我就是不喜欢她们,很反感她们,你知道了要不要去告状呢?”
  “不敢。”
  “不敢还是觉得这点事情不足挂齿?”
  “臣不敢!”皇甫景皓在她面前低着头,目光看着地下。
  赤阳公主是真的变了,变成了一个让他觉得陌生的女子。
  晨夕仰望着夜空,看着那半轮月亮,幽幽一叹:“明日,你去打探一下曦城的情况,看看女皇有没有为难曦城的将士。”
  “是。”
  “一天之内可以赶回来吗?”
  “可以。”
  “那就辛苦你了。”晨夕说罢转身回房,留下皇甫景皓在院子里看月亮。
  月依旧,人已非。
  他如今也不知道赤阳公主到底在等什么,他当然不会认为晨夕已经放弃了公主之位,也许她在等最恰当的时机出现。
  ……
  第二天一早,皇甫景皓就骑马离开了赵家村,晨夕则依旧睡到自然醒。
  等她醒来的时候老婆婆和老爷爷都坐在厅里等着她了,一看她出来老爷爷就问:“丫头,你让景皓那小子去哪了?”
  “去城里办点事,爷爷,你心疼啊?”
  “不是,丫头,你好歹对那小子好一点嘛,我看着他不错啊!”这些日子他们看着皇甫景皓对晨夕都是很关心,很照顾的,只是这丫头似乎不冷不热的让人看着难受。
  晨夕呵呵一笑,端起桌上的粥来喝,子非鱼,焉知鱼之乐?
  不,是鱼之苦。
  别人看皇甫景皓是对她好,可是她却不知道皇甫景皓究竟是谁的人。
  草草吃了一小碗粥之后晨夕挥挥手就走出去了,她今日突然想起那片腊梅林了,去走走吧,顺便晒晒太阳。
  如今已经是冬末了,再过些日子就是春天了。
  搬出赵大婶家之后她觉得日子更自在,被人盯着的日子也不好过,不过那赵家闺女还是来看望过好几回的,当然啦,人家主要是想来看皇甫景皓的,这点她很清楚,不过也不拦着。
  的走到乡村里的那片腊梅林里,忽然听到了一阵优雅的古琴声,真稀奇,这地方还有人弹琴?
  循着琴声她走到了腊梅林之中,梅花树下,黄青云在一个琴桌上优雅的晃动着十指,那如青山雨露的音符就那么飘出来,让人感觉很舒服。
  晨夕也不想打扰人家,选了一个石凳坐下,闭上眼睛享受着琴音。
  唉,想当初那个水烟的琴艺也是很不错的,可惜啊,她爱北堂君莲太深了,因爱成恨,白白的损失了一个琴师。如果她愿意安安分分的,她还真的乐意养着她呢!
  思绪飘来飘去的,就是没有一个人能够成为她心中的重点,晨夕微微叹了一声,果然,她也是无心无情之人。
  这是不是遗传?
  “晨夕姑娘,大好的暖天怎么叹气?”黄青云悠然收手,余音回荡在梅林里,幽远、缠绵。
  “无事,公子会弹凤囚凰的曲子吗?”
  黄青云微微一愣,回首看着她:“凤囚凰?这曲子我还没有听过,姑娘会不如教教我?”
  “不好意思,我只会听,不会弹。”
  “那凤囚凰是什么样的曲子?”
  晨夕心中迷糊,难道这个时代没有凤囚凰的曲子?她还以为凤囚凰是流传很广的曲子呢。“大意就是男女互诉情爱的曲子。”
  黄青云更加诧异的看着她,既然是男女互诉情爱,她怎么开口让他弹,难道不怕造成误会?
  这些日子她在村里可是出了名的娇滴滴美夫人呢,她的夫君景皓把她当做宝一样养在家里,什么粗活都不干,还请了人来伺候她呢!这样的人物实在不适合生活在小乡村啊,这也让他越来越好奇他们的身份了。
  “黄公子最近忙了一些什么?”
  “也没什么,前些日子进城走了一趟,听说女皇准备册立长公主为储君,册封大典就安排在今年五月二十五日。”
  五月二十五?晨夕秀眉微颦,忽然记起皇甫景皓说过她的生日,没来由的笑了起来,女皇啊女皇啊,既然想这样逼她现身?
  在她生日的时候册立长公主为储君?哼,立吧,自古以来,太子这个位置是最难做的,坐得越久就越不稳当。
  早早的册立太子不是什么好事,当然,也不一定是坏事,看她们怎么折腾咯!
  “晨夕姑娘——”
  黄青云忽然一震,晨夕,涯女国长公主的大名是宫飞燕,而另外以为鼎鼎大名的赤阳公主的名字好像就是宫晨夕!
  这是巧合?
  他就说为什么有熟悉感,原来熟悉感来自这里。(未完待续)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如果觉得可以就支持一下哦~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