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2 水上缘人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云清痕拿了晨夕的一句话介绍之后翌日就离开了赵家村,晨夕的日子又恢复了平静。皇甫景皓探听的消息并不是很严重,女皇是派了禁军前来,不过人数只有一百人,女皇是说派人来协助调查赤阳公主遇刺真相的。
  晨夕看着皇甫景皓忽然问了一句:“女皇和长公主的寿宴萧冰送礼去了么?”
  皇甫景皓呆愣的看了她一眼,她就关心这个?“这个我没有关注,不过应该送了,就算公主你失踪了,也必然一早准备了寿礼,萧冰自会代为送去的。”
  “切,我人都不见了,还送什么,làng费!”
  皇甫景皓抚额,也许他的思路跟不上她的了。
  “对了,你觉得女皇的人调查真相需要多久呢?”
  “我想一个月这样吧!”
  一个月啊,还真是短啊,那些都是能人嘛!衙役办事也许几个月都查不清呢!毕竟那些人应该都死掉了才是,跟着一些尸体打交道他们能够找到什么线索?她也很有兴趣知道。
  晃着腿荡着秋千,晨夕无比惬意。马上就是3月了,离赤阳公主的生日还有两个多月,这两个月她也许应该准备一份礼物安慰本尊的灵魂。
  “景皓,我们上山去吧!”老婆婆在门口喊了一声,今日是轮到她教导皇甫景皓了,这些日子皇甫景皓在二老的轮流教导下可以说是青云直上,武功又上了一个层次。
  不消多说就单单看他那恭恭敬敬的神色就知道他是真心服了两位老人家的,而晨夕嘛。剑法什么的她不想学,内力和轻功倒是是进步很多。现在她也能够腿一蹬就飞到树上稳稳的落定了。不过离那种水上漂还有一定的距离,那是晨夕的目标,凌波微步的境界啊,她超喜欢。
  “公主,我去练功,你不要走得太远了。”
  “去吧,还有老爷爷看着我呢!”
  皇甫景皓一走,晨夕就笑眯眯的跑到老爷子面前,“爷爷。 我们今日去江上玩吧!”
  老爷子躺在睡椅上不想动,“丫头。我哪也不想去,你就在家里浇浇花吧,那些花儿都开了呢,真是奇迹,冬天也能够顽强的活下来!”
  “那当然,也不看看是谁种的!”晨夕得意洋洋的,她可是用了现代的大棚技术来种植东西的,这才能够冬天也吃到自己想吃的青菜。“哎呀。不管那个了。爷爷,我们去玩水啊!你知道我很想早点学会凌波微步啊!”
  “丫头,你心未免太大了。才学了几个月的轻功就想凌波微步?你以为自己是仙子啊!”
  “哎呀,爷爷,可以的啦,你多教教我嘛,你传授我的内功心法不就很厉害嘛,我练着练着就升级了,你看看我三个月不到就练到了第五层呢!爷爷,我以前听说武林之中有着六指神功、九阳神功、打狗棍法、九阴真经……那些功夫真的有吗?”
  老爷子白了她一眼,“有啊,还有一个更厉害的,九天玄功,你要不要学?”
  “暂时不想,不过我喜欢那六指神功,爷爷你会么?”
  呃!
  老爷子身子一翻,侧躺着,根本就不看她了。什么六指神功,有什么大不了的,不就是内功升级到了一定的程度再利用指法使出内力么!
  “爷爷——”
  “别摇了。”
  “爷爷——”
  “……”
  “爷爷,我——”
  老爷子不耐烦了,突然坐起来,“走吧,我陪你去玩水!”
  晨夕立时闭嘴,啥都不说了。高高兴兴的和老爷子抱了两块木板出去,老爷子瞧了那木板一眼,上面还窜了绳子呢!“丫头,这是做什么?”
  “滑板啊,我刚刚学自然不可能凌波微步,这我懂的,所以我先借助木板的浮力学学凌波微步。”
  额,老爷子mōmō额头,真是麻烦精,他情愿跟那小子上山教导武艺也不乐意陪着这丫头乱来。
  两人使着轻功来到赵家村外的一条大河上,晨夕在叫上绑好了滑板,这是她让人特制的滑板。
  “爷爷,我有点担心,不如你先扶着我在水面上飘走一会?”
  哎!
  老爷子叹口气,伸手拉着她飞身越到河面,他是真正的能够凌波微步了,晨夕被他拉着也能够在水面滑走,溅起的水花打湿了裙角,可是她很喜欢。
  冲làng的感觉,她真的很喜欢!可惜她来到这里还没有遇到海,无法冲làng。
  嗯,夫侍不都是很能干的嘛,改日带他们去冲làng,试试到底谁最厉害吧!一个好玩的念头顿时在晨夕的脑海之中酝酿了,与其说想让那几个男人玩,不如说她是想折腾他们。
  “丫头,我放手了!”
  “好!”
  晨夕张开双手平衡自己的身体,也试着用内力减轻自己对木板的压力,威风拂过,吹起那悠扬才长发在半空飘扬,她一袭淡蓝色的衣裙,仿若精灵一般在河面滑动着。
  速度也越来越快,当速度达到有点飞的感觉之后,晨夕那犹如铃声般的笑声回荡在四周。
  老爷子看着欢乐的晨夕心中叹口气,这么贪玩的公主,如果是一般的公主也就罢了,可她是赤阳公主啊,身负十万精兵,先皇的心愿不知道何日能够实现!
  神算子算准了他们遭劫的地方,可是却没有算出来她的性子大变,他们的事先想好的教育方法根本就用不上。
  她什么事情都有自己的主意,而且一旦决定了就不肯改变。
  将来,究竟会如何?
  “爷爷,爷爷——”晨夕欢悦的朝着他挥挥手,她找到了冲làng的感觉了,凭着体内的那些内力,她慢慢的掌握了用内力操控速度,嗖的飞过,偶尔还能够在半空翻转跳跃,玩得不亦乐乎。
  这丫头,也就学习能力还不错。
  ……
  大河上,一艘画舫从远处慢慢靠近,船头坐着一个锦衣公子,他听到一道银铃般的女音,那声音里的透着的愉悦实在是让人羡慕,让人忍不住想看看她为什么那么开怀。
  所以他让船家加快了速度,随着距离的靠近,他终于看到了河面飘着一个人影,还是一个女子,只是她在做什么?
  腿上系着两块木板,人影在水面飞闪漂越,练功?
  这是水面功?
  就在这个时候他听到晨夕的一句话:“爷爷,很好玩呐,你要不要来?”
  额!
  头顶飞过一排小乌鸦,锦衣男子好笑的看着那惬意的人儿,想不到这个偏僻的地方既然有如此妙人。
  “公子?”他身边的小厮听到他的低笑疑惑的问了一句。
  “无事,让船家放慢速度,到前面就停下来休息下!”
  “是。”
  当船到了晨夕面前十几米的时候,晨夕终于回神过来了,转头看到一艘精致的画舫,船头还有几个人在看着她,那目光都有些讶异,当然还有那么一两个露出鄙夷,似乎很轻视她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晨夕从来就不喜欢看别人的眼色,那一两人无疑让她不悦了,冷哼一声:“看什么看,没有见过冲làng么!”
  冲làng?
  锦衣公子微微一笑:“姑娘,我们的确不知道冲làng是什么,难道就是像你刚才那般在水里玩闹?”
  “丫头!”老爷子倏然跳起来,看到画舫的人显然不悦,缓缓的走到岸边,“丫头,回家了。”
  “好吧,爷爷,你刚刚怎么没有发现有人闯进来啊!”晨夕抱怨了一句,以老爷子的功力百米之内的动静都听得到。
  老爷子嘿嘿一笑:“你这丫头年轻气盛,我老了啊,看你玩得欢快就睡着了。”
  晨夕飞身上岸解下滑板,“爷爷你还真是辛苦啊!”
  “那是,丫头你也不想想,我得教育景皓那小子啊,好不容易休息一天又要看着你——”
  切,有看着么?多半时间是她自己打发的好不好。
  “姑娘,请留步!”画舫上的那位锦衣公子开口喊了一声。
  晨夕回眸一笑,却不知道就是这回眸一笑让那公子深深的记住了她,对上她那双澄净而带着笑意的眸子他就觉得自己的心好像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差点窒息!
  “何事,难不成是良心发现,刚刚偷看了我,这会准备付一些观赏费?”
  额!
  “不是,在下楚牧然,相遇就算有缘,想和姑娘做个朋友。”
  楚牧然,老爷子听了他的名字立时皱起了眉头却没有开口,如果他没有记错,楚国的逍遥王,那个不理朝政的三皇子就叫楚牧然,会是他?
  “不好意思,我今日没空!”晨夕对风度翩翩的楚牧然是没有什么反感的,不过他身后的两个家伙眼神让人不爽。
  “姑娘——”
  晨夕想了想又回头看了他一眼,伸手一指他身后的那两人:“想和我做朋友也没什么不行的,不过他们两个好像很不屑呢,我怕我和你做朋友会影响了楚公子你和他们两个老朋友的关系啊!”
  呃!
  楚牧然回头看了身后的两个人一眼,一个是他这次请的歌姬,一个是他的好友秦天,这家伙一向想的比较多,疑心重一点。“姑娘不要误会,他叫秦天,是我的朋友,只是疑心重一点,对你没有恶意;至于她是我请来一路上娱乐朋友的歌姬,你无须在意。”
  “他们所有人都不必在意!”冷冷的声音从晨夕的身后传来。(未完待续)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