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7 丞相来请罪?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晨夕回到曦城之后,第一时间打发了女皇的一百禁军,然后到了军营,巧笑嫣然的杯酒换将领。
  几句话语,换了一半的上将,中将也换了大半,至于少将,就有中将们去挑选了。七天的时间,军营里一片沉浸,全军再度进入了军事演习,操练得热火朝天。
  半个月之后,晨夕前往涯女国的天都,进宫谢恩!
  在晨夕进宫的时候,天都掀起了一阵火热,因为长公主的许多秘事被揭开,而且都是证据确凿,女皇根本就无从掩饰。
  朝中文武百官纷纷上书请求女皇处置长公主的失德,女皇一怒之下处罚长公主前去皇家寺庙带发修行,为皇家祈福,为自身的罪孽赎罪。
  长公主失德之事,那是因为长公主曾经私自扣留几个男子,其实对贵族来说这没什么。不过长公主扣留的人之中恰好有一个是秦国的游子,还有一个是夏国的商人之子,这两人都长得俊俏,可他们身后的国君很不齿长公主的行为,已经休书给女皇,言下之意是女皇如若不处置长公主,今后秦国和夏国都不敢再和涯女国通商了,怕在发生类似的情况。
  为了国家,女皇不能和秦国和夏国同时交恶,唯有退出长公主解决此事。
  当然,这事是北堂君莲的战果,他查出事情的真相,然后夏国皇帝在背后推波助澜……长公主这次可以说是败得很不甘心,既然只是因为两个男宠就被弹劾,还是如此严重的处罚!皇家寺庙可不是随便去去就可以回来的。
  不过甘心与否她都只能先去皇家寺庙清修了。不过,临走之前她又想到了另外一个主意对付晨夕。
  两队人马。长公主是出京城到皇家寺庙;赤阳公主是进京城谢恩,在两条交叉道上,两队人马错节而过,各自奔向自己的目标。
  晨夕进京之后,先是在京城的公主府歇下了,时隔多年,赤阳公主的府邸因为长久没有主人在,显得很萧条,当然屋子已经被修葺过了。女皇特意让人装扮了一番,布置得喜庆了一些。
  走进公主府。晨夕有一种陌生的感觉,同时感觉到了一种萧杀!本来她是回家看母亲的,不过,这样的状况在天家就变样了,女皇对她的回来应该很不喜欢的。
  “公主,”
  晨夕看了多月不见的北堂君莲一眼,微微一笑:“你来了。”
  “公主,其实你可以不来的。如今时机还未成熟。女皇——”
  “没关系,我只是想来看看女皇长什么样子,我已经忘记了。”
  北堂君莲闻言沉默了下来。时间能够让人淡忘许多事情,可是赤阳公主连自己的母皇都忘记了么?
  晨夕对北堂君莲这些日子的努力很满意,“这几个月辛苦你们了,你做得很好。”
  “这一切只能说是天意吧,如果不是长公主太过猖狂,我们也不会查到那两人的事情,如今,那两人都回家了。”
  “你们猜长公主会在皇家寺庙呆多久?”
  “这得看女皇的意思了,不过有秦国和夏国两国国主的关系在,我想不会太短,一年总是要的。”
  一年?一年太短了,抢了两个人呢,就罚一年,未免太轻松了。
  她在想要不要让长公主在寺庙永远呆着的好,毕竟她这个姐姐可是算计了本尊许多年呢!
  不好好回报一番,怎么对得起人家?
  “公主,诸葛丞相一早就递了帖子等候你召见。”
  丞相?诸葛静泽的母亲?晨夕幽幽抿了一口茶,诸葛静泽……不知道他最近过得可好,“既然有心,那明日就见上一见吧!”
  “好。”
  北堂君莲看了她一眼,发现她神色并无不妥这才继续说道:“公主,有一件事,关于诸葛静泽的,不知道公主要不要听?”
  “说来听听,反正闲着无事。”
  “诸葛静泽自从被你送回诸葛家之后就一直呆在家中的小佛堂吃斋念佛,已经半年了。”
  “哦,他离开我已经半年了吗?”
  “是啊!”
  晨夕微微一笑,打趣道:“难道他在为那个死去的表妹诵经念佛,想要超度人家?”
  唉!当然不是,北堂君莲沉默了,公主不想做的事情多说无益。
  “等一下啊,之前说那个柳诗诗是诸葛静泽的表妹,照理说表妹的娘亲不就是诸葛静泽的母亲的姐妹吗?”
  北堂君莲瞪着眼半响才道:“公主,你怎么连这个都不懂了,涯女国以女为尊,亲戚划分也是以母族来分的,柳诗诗的母亲是诸葛静泽的父亲的妹妹。”
  “啊?反过来?”晨夕想了想揉揉脑袋,这……亲戚关系谱……“唉,算了,我对这个不在行,管他们什么关系,与我无关了,反正柳家和诸葛家以后就是和我有过节的人了!”
  北堂君莲莫名其妙的看着她:“公主,这很简单啊,就跟我们夏国的男子为主的关系换过来——”
  “行了,行了,我不想换着想太多,这也没什么关系。”
  “好吧,公主不想知道就算了,反正以后有什么问题也可以问身边的人。”唉,希望不要问到不该问的人,不然,被传出去,世人一定会因为赤阳公主在夏国呆久了,连女尊国的制度都忘记了。
  ……
  安心的在公主府休息了一夜,次日一早,诸葛丞相就来了。
  晨夕看到眼前那端庄的中年美妇人之后就有了定论,诸葛静泽那样貌是遗传的,诸葛雪兰看到她走出来连忙行礼:“微臣参见赤阳公主,公主千岁千千岁。”
  “免礼,诸葛丞相,多年不见,你倒是越来越美丽了,真是让晨夕羡慕。”
  诸葛雪兰闻言呵呵一笑,“公主说笑了,微臣是一年比一年老去了,哪里敢称漂亮?公主才是越长越美了,几年不见,当年的丫头已经长成美人胚子了。”
  当年的丫头?呵呵,丞相的语气可真是亲近,难道她就不怪自己没有给诸葛静泽留面子,不怪她让诸葛家在百官面前丢了面子?
  忽然,诸葛雪兰双膝跪下,言辞恳切:“微臣教子无方,给公主蒙羞了,承蒙公主心善,留了犬子一命,微臣一直心中愧疚,今日是特地前来请罪的!”
  晨夕默默的看着她,请罪?
  “本来也想带逆子一起来向公主请罪,不过静泽他深知自己的所作所为已经被公主厌弃,不敢前来碍眼,所以微臣只有自己一人前来……”
  “丞相大人,别这样,静泽做的事情与你无关。”
  “不,是微臣罪过,实不相瞒,微臣曾经因为公主是不喜欢静泽的,所以总有一天会让静泽离开公主府,这才私下松了口,说如果有一天公主不要静泽了,就让他们两个在一起,哪知道他们竟敢背着公主……”(未完待续)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如果觉得可以就支持一下哦~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