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9 刺客是太子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这一夜,赤阳公主醉了,可是她心里没有醉。 打发了所有人之后,她独自靠在窗口,仰望夜空的星河。
  亲人?
  在帝王之家还是不要去寻找的好,平凡人家都有各种麻烦,何况是天家。
  “公主,今夜我陪你吧!”门外传来北堂君莲的声音。
  “不用了。”
  沉默了良久,晨夕又道:“去给我弄一坛子梨花酒来。”
  “公主,酒喝多了就伤身。”
  “无妨,再多的酒也伤不到我的身体。”
  北堂君莲犹豫了一会还是去库房拿了一小坛梨花酒上来,晨夕走出院子,躺在秋千上,“想陪着我就倒酒吧!”
  他一杯杯的倒,她细嚼慢咽的品尝,再慢,月升中天的时候一小坛酒还是喝完了,而且北堂君莲只喝了一杯就被晨夕勒令不许和她的酒了。
  北堂君莲看着面色有些泛红的她担忧起来,“公主,夜深露重,不如歇息了吧!”
  “不,我想欣赏月色,你下去吧!让我一个人静静。”
  “我——”
  “下去。”虽然她话语很轻柔却有一股不容抗拒的气势,北堂君莲心中一叹,转身回到自己的院子里去。
  北堂君莲回到自己的房间之后就看到一个人大咧咧的坐在他的床头盯着他一脸暧昧:“堂兄,你好像有问题哦!”
  瞥了北堂连云一眼,“你半夜不睡觉跑到我床上做什么?”
  北堂连云嘻嘻一笑:“还有什么啊,不就是想看看我的好堂兄对赤阳公主是如何的情深意重嘛!”
  他?北堂君莲自嘲的笑了笑,他哪里是情深意重,不过是皇命难为罢了。
  “诶诶。堂兄,怎么现在的赤阳公主和以前传闻的那个根本就不一样啊。 我之前虽然不是很了解,可是也见过几次啊,完全……怎么说呢,反正脸蛋虽然一样,身材也似乎没有变,可是那神韵完全不同啊!”
  “我也不知道,不过她就是货真价实的赤阳公主,就是那次和萧冰一起落水又遇到刺客之后就变了一个样!”
  北堂连云疑惑道:“难道是被刺激的?”
  “不清楚。”
  “好啦,这些都不管。堂兄,我想问你的是,她真的愿意放你离开吗?”
  北堂君莲想起她那淡然的面容,淡漠的语气。心中微微一紧:“会的。公主已经无心了。”
  什么!
  北堂连云惊吓的从床上坐起来,“你说什么?”
  北堂君莲叹口气,心情有些复杂。公主真的很不同了,可是公主还是那个公主,他只能解释为她无心了。“也许是厌倦了追逐一种得不到的情感所以就变得无心了吧!”
  “堂兄是指皇甫景皓?”
  “我也不知道,也许有关。不过,我想还有别的原因吧!”
  ……
  晨夕独自躺在秋千椅上,谁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反正她就那么晃的荡着,荡着。好似尘世之间只要摇摆两个动作,没有静止一样。
  “有刺客——”静默的夜空下忽然想起了一声惊呼,
  晨夕闻言眼皮动了动,依旧躺着,既然护卫发现了,自然有人处理。
  对了,上次诸葛静泽进来的时候为什么没有人发现,难道他武功了得?还是说侍卫放水了?
  外院传来一阵打斗声,而且不止一处,看来是有人想声东击西,可惜她的护卫都记住了一句话,院子东南西北四个方位,无论那一面出现了刺客,另外三面的都要按兵不动,如果遇到刺客的一方应付不来就打信号求救,但是有了信号另外三方也只能派出一部分的人手去帮忙,其他人要继续守着自己的岗位。
  云清痕训练护卫很有一套,不,管家很有一套,本来以为他不适合,不过看来他做得很好,只是有些委屈他了呢!
  “公主,”
  几个大孩子出来恭恭敬敬的站在她的面前,晨夕听到童音微微睁眼,抬眸看向来人,竟然是长公主府里救出的那些个小乞儿,那五六个大孩子都来了,手中还拿着一把匕首。晨夕坐起来微微一笑:“你们出来做什么?”
  “我们保护公主!”其中一个年龄稍大的少年认真的说道。
  保护她?“为什么?”
  “因为公主救了我们,我们已经决定了,以后就效忠公主!”
  效忠啊,她也许不该相信这种事情,最亲的人都可以背叛你,何况是萍水相逢的人呢?她一直以来最相信的就是自己的实力,求人不如求己。爷爷说过,人生在世,最可靠的人就是自己。
  “公主,我们说到做到!”那少年似乎看出了宫晨夕的怀疑,有些赌气的加了一句。
  晨夕收回思绪,也许这世上真的有那样的人,不过是她还没有遇到罢了,“好,不过如今你们没什么武功,还保护不了我,以后好好跟着云管家学习,学有所成就可以保护我了。”
  “公主,我们现在就可以保护你!”
  “要做我的护卫就得听从我的命令,现在,我就要你们回到房间呆着,不要出来添乱。”
  少年们扁着嘴显然不乐意,还有些受伤,他们的心意就这样被公主拒绝了。
  晨夕微微一叹:“世上有很多不如意的事情,我们不管做什么事情都要量力而行,不能莽撞,听我的,等你们有实力了,不用你们说,我也会让你们跟随我左右保护我的。”
  为首的少年看了宫晨夕一眼,毅然转头,挥挥手:“走,我们听公主的!”
  显然,他就是这群人的老大。晨夕看着他脸色柔和了一些,“你叫什么名字?”
  “无名。”
  啊!
  “我天生就是乞儿,无父无母,无亲人!”少年说完这句就带着兄弟回房去呆着了。
  晨夕叹口气。世上怎么会有人无父无母,不过是被父母遗弃罢了。有什么大不了的?遗弃了你总比利用你最后杀了你要好一些。
  “想不到公主府的护卫还真是了得!”
  冷清的声音传来,晨夕身前出现了一个蒙面身影,不过就听他的声音晨夕也知道他是谁了,扯扯唇角不屑道:“想不到堂堂的楚国太子还有爬墙的习惯啊?”
  楚牧涵有些愠怒,本来他就带了两个人前来,想说和她谈谈的,可是他们一靠近就被府里护卫发现了,只能说宫晨夕身边有不少高手,至少她的护卫之中。每一队人都有一两个是高手!
  如此一来,倒越是让他对赤阳公主的十万精兵有兴趣了。
  晨夕困倦的打个哈欠,没什么热情可言,“说罢。太子找我有何事?别拐弯抹角的。我想睡觉了。”
  “为什么不同意联姻?”
  “我没有不同意啊,不是说了溺水三千只取一瓢饮嘛!”
  楚牧涵气结:“你这分明就是刁难我!”放眼观各国太子,不要说太子。就是皇子们也是妻妾成群,她怎么可以要求自己为了她放弃了所有人?
  晨夕撇撇嘴,“萝卜白菜,各有所爱,没有人勉强你一定接受哪个,你又想得到本公主的十万精兵。又想后院如花美眷一群,你当我是白痴还是傻瓜或者是傀儡?”
  “我独宠你一人!”
  “没兴趣。基本上很多东西我都不喜欢和人共享的,尤其是男人!你见过我的夫侍哪个有别的男人吗?有了的我如果不需要他了就发发善心放走了,还有利用价值的话我就继续留在身边利用,不过我却不会再碰他们了。太子想得到一样东西,必须选学会怎么样才能真正得到。”
  楚牧涵脸色无法好看起来,宫晨夕这个时候的口气比宫宴上要狂妄多了,想必宫宴还算给他留了两分面子的。
  可是,他放弃她?不,本来他是对十万精兵不怎么在意的,因为他不觉得宫晨夕那样的女人手下有什么好兵,可是见面之后发现本人与传言根本就不同,他就冒出了兴趣,如今,还有了征服yù!
  忍了忍,他舒口气,尽量用平稳的语气说道:“那我们打个赌如何?”
  “说说看。”
  “一个月的时间,我们两个试着生活一个月,如果一个月之后,你还是不喜欢我,我就放弃。”
  “一个月?”晨夕古怪的看着他,难不成他追女人都是一两天就到手,所以对付她才想到一个月?
  “对,一个月,不过我要住进公主府,作为你的客人,由你接待我!”
  晨夕叹口气,这个男人心里想什么啊?
  “公主,死缠烂打的人何必理会?”萧冰抱着剑闪现在晨夕的身边,很是不屑的看着楚牧涵。
  楚牧涵一看到萧冰接下来亲密的坐在晨夕身边的动作就不舒服了,他已经把宫晨夕当做自己的猎物,就不喜欢被别的人侵犯,于他看来,萧冰就是在挑战他的忍耐底线。
  晨夕看着某男一反常态的显示亲近就明白什么意思了,她也不想嫁给什么太子,做什么太子妃,也就乐意配合了,笑眯眯的说道:“冰冰,别这样嘛,好歹楚国太子是客人啊!”
  冰冰!
  楚牧涵抽抽眉角,叫得这么亲热了?传闻真是可恶,是谁说四公子讨厌宫晨夕的,简直就是一派胡言,看看人家挨得那么紧的模样,是讨厌吗?
  而且,他看得出萧冰不是装的。
  萧冰没好气的看着晨夕:“公主,我说了多少次,不要这样喊!”
  晨夕撇撇嘴,笑眯眯的看向楚牧涵道:“在人家太子面前,我要和你显得恩爱一点嘛,而且,我觉得冰冰真是好名字啊!多好听!”(未完待续)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