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 女皇是毒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噗,
  楚牧涵差点气得飞走,这女人当着他的面说要演戏,不就是想弄得半真半假的迷惑他?
  晨夕看着他微微一叹,“太子,你还是放弃吧,不管我爱不爱一个人,我都不会和别的女人去分享他的,我的男人这一辈子就只能属于我!如果我爱上了他,他却还需要别的女人,我会很大方的甩了他的!”
  “公主如此,那么,对你自己的夫侍呢?”
  “己所不yù勿施于人嘛,我知道的,所以我对他们说了,哪个不喜欢就跟我说,我会放他们离开的。 我从来不喜欢强迫人呢!”
  楚牧涵一向良好的涵养此时被她给刺激了,他就没有遇到过如此狂妄的女人,就算曾经见过几个女尊国的公主,也没有哪个敢如此傲慢对他的。“你确定永不后悔!”
  “后悔那是没有任何意义的事情,太子,别在我身上làng费时间了,我的人,我的兵,永远都只能归我所有,为我所用。”
  晨夕决然的表情忽地让楚牧涵感受到了一种霸者天下的气势,他不懂一个女人为什么……就算是面对女皇他也不曾有这个感觉!
  最终,他笑了,“好,这件事我插手了,如果赤阳公主能够自己说动女皇放弃,那么我坦然接受。”
  说罢转身而去,留下一阵凉风。
  楚牧涵离开了,晨夕看了萧冰一眼,“时候不早了,你也去休息吧!”
  萧冰默默的看着她,低喃一声:“公主,你还是我们认识的赤阳公主么?”
  晨夕心中一愣。随即故作平淡看着他:“你说呢?”
  “就算失忆,一个人也不至于连喜好性格都变了吧?”
  性格变了又怎么样?难道他们这个时代还有穿越的前列么?没有。她闲时看了不少闲书,从来没有看到那方面的记载,不过一个人遇到什么事情突然大彻大悟却是有的,本来红尘之间不就有看破红尘,大彻大悟的那么一回事么?
  前世她是一个沉静、内敛的少女,不喜欢和人长篇大论,不喜欢撒娇,不喜欢流眼泪……因为没有人给她机会。母亲不爱她,只是想利用她。父亲因为母亲的膈应,对她和姐姐也很冷淡。
  只有爷爷,可是,爷爷的身体不太好。她们姐妹很小就明白了要照顾爷爷。不能让爷爷操心,不然,有一天这世上最爱她们的亲人就会离开。
  她心里有怨气的。还有恨的!
  可是,她无法发泄,只能锁在心底。
  这一世,她希望自在的活着,无拘无束的或者,因为没有了羁绊。没有了牵挂,率性的活一番便是她的心愿。
  如果可以。她希望能够有几个好朋友,那种不论贵贱的朋友。
  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晨夕连萧冰何时离去都没有发觉。
  等她回神过来的时候身边已经一个人都没有了,回到房间轻叹一声幽然睡去。
  次日,女皇宣召,要叙叙母女情,让她晚上进宫作陪。不过这次很明白的说了,不要带那几个夫侍,女皇要单独召见赤阳公主。
  晨夕让丫鬟伺候了一番就跟着宫人进宫去了,她进宫的时候正是花灯初上的时候,宫中一路都挂着灯笼,别有一番风情。
  宫人引着她来到女皇的寝宫,女皇早已在那里坐着等候了,看起来还真是慈母的样子,晨夕微微一拜行过礼之后女皇就和气的让她坐下一起吃饭。
  “晨夕,我们母女好久没有一起吃饭了,今晚就我们两个好好吃一顿!”
  “好。”
  女皇屏退了宫人在外面守着,她很关心的给晨夕夹了各种菜,她自己也吃得很开心,“晨夕,你尝尝这个,是天池的极品,民间称娃娃鱼呢!鲜美无比!母皇特意让人准备给你是,当然,母皇也一样喜欢吃,来,我们都尝尝今晚御厨的手艺好不好。”
  晨夕来者不拒,全部都品尝了,这些菜,每一样都很精致,而且很美味,不愧是御厨!不过,女皇意yù何为她却不知道,就看她此刻吧,吃得和她一样开心,似乎就真的为了母女之情一般。
  可是,她很清楚,女皇绝对不会做无意义的事情,这样做也许是为了拉拢她的心,也许是有着她不知道的秘密。
  不过,女皇都吃得这么欢快了,她干嘛不吃,而且她也注意过,这些菜没有毒。
  一顿酒饭过后,女皇喝酒有些醉了,凤后带着宫女前来伺候女皇休息,同时很和气的对晨夕道:“公主也累了吧,女皇吩咐过,今晚让公主住在池阳宫,那里是女皇对公主和公主的夫君想念,而且,女皇说公主已经长大了,所以不必再瞒着你了,你父君的画像就在池阳宫里,公主自己去看看吧!”
  画像?
  晨夕的心微微一动,对本尊的父亲她倒真是有些好奇的,身为男尊国的王爷竟然喜欢上了女尊国的太女,在识破身份之后还容忍了,只是因为女皇不断添新人才愤然离去。
  那样的男人她想看看,如果有机会她还想问上几句话。
  因此她跟着宫人前去她的池阳宫,一路上宫女提着烛火给她照明,很是细心的提醒她路上小心脚下的台阶。
  晨夕随着宫女进入池阳宫之后,果然看到了一卷画在正厅的墙上挂着,画上的男子样貌和赤阳公主有着七分相似,有着一样的红发,一样的蓝眸,甚至,她都不需要怀疑就知道这个是本尊的父亲了!
  两个人除了男女之别外,简直就是一个眸子引出来的。画上的男人比赤阳公主更显得狂妄不羁而霸气,五官的线条如雕刻一般,给人一种无法言语的傲骨,就这样的男人,却喜欢上了女皇?
  晨夕走前去伸手mō了mō画卷觉得有些遗憾,几不可闻的声音问道:“你怎么就喜欢了女皇呢?”
  就那么站着看画幅好一会,晨夕忽然感觉到了一种莫名其妙的热感,眉头微微一凝,她这是怎么了?感动得热血沸腾?
  越是在意心中的燥热就越是强烈,晨夕有些站不住,扶着茶几mōmō自己的脸,也在发烫,她还有一种撕掉衣服的冲动!
  一种在她的心底开始蔓延开来……药!
  晨夕忽地一惊,媚药!
  什么时候中的,为什么如今才发作,那些酒菜,分明是女皇也吃过的啊,她……
  不管那些,她必须离开这里,晨夕深吸一口气,忍住心头的不安往池阳宫的偏门走去,昨日宫宴她逛过,还记得路。
  可是当她靠近偏门的时候却听到了外面有人在说话:
  “唉,女皇为什么要我们把池阳宫的门全部守住啊,谁敢轻易冒犯赤阳公主?”
  “就是啊,而且凤后还吩咐说,不许我们打扰,只要守着门不让赤阳公主离开就好。”
  ……
  果然是他们!
  晨夕愤怒的握紧拳头,却又听正门那边传来一道声音,“奴婢参见楚太子!”
  “免礼,赤阳公主在里面吗?”
  “是的。太子请,公主有些生病了,就请太子照顾一晚,女皇吩咐了奴婢等人随时伺候。”
  楚牧涵眼中闪过一抹讥讽,女皇陛下为了和他楚国联姻,还真是不遗余力啊!
  不过他倒想进去看看宫晨夕那个女人到底怎么了,昨夜不是一副高傲么?
  晨夕听到这里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她就是傻子了!强压着心中的yù火她伸手平平的mō了一下偏门,瞬间那偏门的锁就腐蚀了,而守门的两人还来不及出手就被晨夕伸手的手触mō到他们的肌肤那一刻倒下了,倒下之前晨夕还好心的提了提,避免他们摔出声音来。
  晨夕离开池阳宫就往偏处走,一路上不管遇到谁都是倒下的命运,当她走到一处宫门的时候,脸已经红得不像样,身体的温度也高得吓人,不过黑夜之中无人察觉罢了。
  “什么人,深夜还想去哪?”
  晨夕蒙着脸,眼中露出阴寒,手掌一挥,宫门的人都目呆了,这个时候她才缓缓开口:“打开宫门!”
  那些护卫就如木偶一样打开了宫门放她出去了,晨夕离开之后就奔跑起来,她要回到公主府去!
  小跑了一阵,她感觉有些吃力,媚药这东西不是毒,她还真是有些难办。
  以前训练毒素的时候,她很少接触这个玩意,因为那些人的实验绝对不是为了春药这样的低级产品,他们想要制造的是厉害无比的毒药,最好是一点点就能够毒倒一大片的那种毒素。
  她的身体,就是世间难得的天生厄命毒体,天生就能够制造毒素,然后释放出来,在他们的实验之下,她甚至能够随意的凭着自己的心思释放毒素,真正的一个活着的毒素制造体。不过缺点就是有限制的,她每天能够随意臆想的毒素有限,用过了量,身体就会虚弱。
  给自己强自酝酿了镇心毒素,她得以保持最后的清醒,一路上用毒出宫已经耗费了她太多的心力。
  回到公主府大门,侍卫看到她大惊失色,“公主?”
  “去,找几位公子来,你,扶我回院子,到小池边去!”
  姬靖远几人都被护卫叫来了,不过他们走进公主的院子看到的就是一个景象,赤阳公主泡在池水里,旁边有护卫守着。(未完待续)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如果觉得可以就支持一下哦~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