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 想抓她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公主把人给丢下,那赐婚也没有履行,但是,他有预感,女皇一定会再接再厉的让她嫁人或者娶女皇指定的人选。
  楚国太子也未必就那么容易就放弃了赤阳公主的十万精兵,说不定会来一个千里追妻。
  云清痕本着管家的职责好心的提醒道:“四公子,花公子,不如你们到外面聊,不要打扰了公主休息?”
  萧冰冷冷的扫了花子炫一眼,冷然离去。
  花子炫耸耸肩却没有跟着出去,反而往里面走,云清痕微微一愣之后赶紧伸手拦住他:“花公子,请自重,公主并没有招你侍寝!”
  “你一定要拦着我?”
  “没错,公主如果叫了你我一定放行!你和四公子是不同的,四公子是公主的夫侍,你只是公主的客人,还请花公子不要太过了。”
  花子炫冷眼打量着他,云清痕坦然面对他的目光,坚定的拦着他。两人对峙了一会,花子炫低笑一声,戏谑道:“想不到公主这么招人疼爱,好吧,反正我也累了,今晚就不吵公主了!”
  说罢转身离去,看着他的背影云清痕莫名的就有些不喜,这个男人的气息太过阴鸷了一些,如果可能的话,他觉得还是劝公主远离的好。
  两个人都离去之后,房里的晨夕睁开了眼睛,眼中闪过一抹满意,云清痕只要不要有恶心,她是比较欣赏的。至于利用不利用的事情,人与人之间嘛,合作是很正常的。
  “哎。公主,你也不用这样防着他们吧?”北堂连云笑嘻嘻的从隔间走过来。很是同情的说道:“公主,其实四公子是真的妒忌了。”
  晨夕白了他一眼,直接摆摆手不理会,“睡觉了,记着你的义务,给我守夜,不许让别的人打扰我睡觉!”
  “哎哎,公主,我也是男人啊。你就不担心——”北堂连云暧昧的送了一个秋波,
  晨夕蓦地抖了抖,mōmō手臂恶寒,“行了。别闹了。你才十八岁,法定的结婚年龄都不到,我……”
  北堂连云莫名其妙的看着她。一脸不解,“公主,你说什么呢?我们夏国男子十六岁就可以娶亲生子了,我已经足够大了!另外,我要提醒一句,公主你和我年纪一样大!”
  “非也。我好像十九了。”
  “那也只大了一岁,公主你那什么口气啊?”
  “好吧。百度搜索 反正你给我老实守夜就行了,不然,你堂兄留着你有什么用啊!”
  呃,这女人真是不可爱!北堂连云有些赌气的回到隔间的睡塌上躺着,让他守夜,那些护卫干嘛去啊?白养啊!
  在睡塌上翻来覆去的,北堂连云失眠了,脑海里老是想着姬靖远说的话,无心之人,可能吗?公主会是无心之人?
  唉!
  堂兄交给他的真是苦差事!
  忽然,屋外传来一声细微的响动,北堂连云立即警觉,悄然来到晨夕的床边守着,只见月光下一道人影小心翼翼的靠近晨夕,那身形好像还有点熟悉,
  他来还没有靠近前就先隔空点穴制住了晨夕的穴道,北堂连云暗叫不好,却还是忍着,至少他想等对方走前一点看看是哪个。
  那人隔空点穴之后,看到床上的人没有动静之后,这才飞快的走前来,伸手就想把晨夕扛到肩膀上。就在这个时候,北堂连云飞快的出手扯向对方的面巾,这一招太突然了,加之蒙面人又拉上了晨夕的一只手臂,一个不小心就被撤掉了面巾。
  北堂连云惊讶的看着眼前的人:“柳斐然!竟然是你,你想做什么?”
  “三公子?”柳斐然看到北堂君莲的脸蛋也很是惊讶,随即就狠戾出招,似乎想压住他带人走。
  “柳斐然,公主诚心与你合作,你竟然不守信诺?”
  柳斐然冷哼一声,边交手边道:“得到宫晨夕的信任并取信于她本来就是我接的的任务之一,何来不守信诺!”
  “你——好,很好!”北堂连云觉得堂堂的黑龙帮帮主竟然如此无赖,真是可恶至极,遂边打边喊道:“来人啊,有刺客!”
  院子里的护卫听到声音赶紧冲进来,很快就和北堂连云一起对付柳斐然。
  北堂连云的武功绝对不低,加上皇甫景皓留下的护卫,柳斐然渐渐的陷入僵局,没多久就被刺伤了几处,就在北堂连云即将制服他之时,一个人影倏然而至,拉着受伤的柳斐然飘走了。
  北堂连云追了到门口又停住了脚步,为了避免调虎离山计他还是回到了晨夕的身边,不过吩咐护卫们要加紧巡逻。
  晨夕睁开眼,淡漠的看了一眼,“你没有受伤吧?”
  “皮外伤,不碍事,公主你——你不是被点穴了吗?”
  “什么穴?我的穴道是随便什么人都可以点到的吗?”
  额,这不是坑人吗?害得他刚刚白担心了一场。
  晨夕站起身来,打开床头里面的一个盒子,盒子里装着一颗鸽蛋大小的夜明珠,刹那间照亮了整个房间。
  然后走到衣柜前从里面拿出一个药箱,又用茶杯倒了一些凉开水这才坐到北堂连云的身边,卷起他的衣袖,先用棉花给他清洗了伤口,然后上药、包扎。
  伤口不是很深,不过对于现代人来说却算是严重了,被柳斐然的长剑划了一道约莫一寸的口子,伤口有一厘米那么深吧,在晨夕看来是严重的皮外伤了。
  “公主,这是小伤,没有伤筋动骨,你不必皱眉了!”北堂连云本来被她亲自包扎就有些受宠若惊了,这看她一个公主还包扎得有模有样的就更加诧异了。
  晨夕微微一叹,“这些天就别用这只手了,等伤好了再说。”
  北堂连云发现自己还真是不习惯宫晨夕对他温柔,感觉很是怪啊!难道堂兄以前受伤也是这样的待遇?“呵呵,公主放心,这伤要不了几天就好的。不过,公主好像对这样的伤口处理很纯熟呢!”
  “是吗?也许吧,我小时候经常流血,伤口多数是自己包扎的!”
  什么!
  谁敢让赤阳公主流血啊?北堂连云感觉自己气愤了,“公主,谁那么大胆子欺负你?我给你报仇去!”
  “不用了,你也找不到他们。”
  “除非他们死了,不然,公主说出来,我一定找到他们给公主报仇!”
  晨夕看着他激动的模样笑了,“不必了,他们已经死了。”至少对她来说,他们确实算是死了,因为这一辈子他们都不会再见了。
  “真的?”
  “嗯。”
  北堂连云感觉手臂上的疼痛好像都消失了,公主的药可真是好啊!为什么眼前的这个女人跟堂兄之前描述的根本不一样,与世人说道的就更加不同了。“公主,你喜欢我堂兄吗?”
  “为什么这样问?”
  “如果不喜欢,你为什么要让我们的皇上把堂兄赐给你?”
  当年,是指本尊的行为吧!晨夕摇摇头,“以前的事情我已经忘记了,所以,你问我过去喜欢不喜欢你堂兄,我只能说不知道了。”
  “真的一点都记不得吗?我们过去还见过面呢!”北堂连云有些不甘心的说道。
  晨夕很认真的看着他,“真的忘记了,如今的我,不爱任何一个男人。”
  这句话就如小锤子一样锤进了北堂连云的心中,生生的犯疼,然后他想到了姬靖远的话,无心之人。
  无爱就是无心么?
  不,他怎么也不会认为刚刚那么温和的给他包扎的女人是一个无心的女人,一定是姬靖远算错了!北堂连云也说不准这一刻他为什么会有些慌乱,还求证似的问道:“公主,你将来会喜欢别的人吗?”
  “也许会。”
  “公主——”
  “北堂,你可以叫我的名字。”
  北堂连云闻言心中窃喜,“晨夕?你是公主,这不太好吧!”
  “你可以做我的朋友。”
  朋友?公主要跟他做朋友?北堂连云有些傻帽的看着晨夕,半响说不出话来,在北堂连云的观念之中,虽然他平日里有些放荡不羁,和堂兄一样八面玲珑,可是,骨子里他还是一个古人,有着君臣观念。
  公主的身份无疑就是比他们要高贵,皇族的人哪个不是有几分脾气的,而她却说可以做朋友?
  “你怎么了?平时挺聪明的,这会傻了?放心,我是经过观察得出的结论,你的确可以做我的朋友,不过,你若是看不起我这个落魄的公主就算了。不用勉强!”
  “不是——我没有!”北堂连云立马打断她,“我只是太惊讶了,想不到公主还是一个性情中人。”
  晨夕洒然一笑,什么性情中人,这是代沟,他们之间有着不平等的代沟呢!看着他平日放荡不羁的态度,真正有事了,骨子里还是透着古人的贵贱观念。
  但是,他真的可以做朋友。
  “公主,我想问你一个事情,花子炫算你的朋友吗?”
  晨夕撇撇嘴,“他怎么是我的朋友,他是合作者,和柳斐然一样!”
  柳斐然!
  对了,柳斐然,该死的,他怎么和公主谈着谈着话就把刚刚的刺客事件给忘记了啊!(未完待续)
  六夫皆妖_116 想抓她更新完毕!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如果觉得可以就支持一下哦~

阅读设置